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9熠熠生辉

选择最淡的心事,诠释坎坷的人生

 
 
 

日志

 
 

刘墉:不要在心里砌墙,要种上花(转载)  

2017-05-12 16:52:48|  分类: 刘墉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墉:不要在心里砌墙,要种上花(转载) - 2009yiyishenghui - 2009熠熠生辉







 

        小时候,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我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家,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你们随时都可以到我家来玩。”

 

        七岁的时候,我搬进城市,院子变小了,四周种了些七里香当作围墙,我常跟邻居家的孩子在树墙间穿来穿去的玩耍,我说:“我家的这道墙,处处都有门,随便你们进出。”

 

       十岁的时候,家里把树墙除去,改建了一堵砖墙,墙不高,所以邻居小朋友们常站在墙外的垃圾箱上和我聊天,有时他们的球不小心掉进来,就自己爬墙过来捡。

 

       十二岁的时候,母亲把墙加高了,并在顶端砌上尖尖的碎玻璃,她说:“现在的人心坏了,总要防着些。”但我觉得自从墙加高之后,院子里的阳光变少了,感觉院子也小多了。

 

       二十六岁的时候,我们搬进一栋公寓,除了窄窄的一个阳台,根本没有院子。我们在门上装了猫眼,有人来访,总先看看是谁才开门。

 

       二十九岁的时候,我单独到了纽约,住进一栋大楼的套房,连阳台也没了,朋友们来,我非得在电话里问清是谁,才敢按钮请他进来。

 

       三十年来,由没有墙的大院子,到没有院子只有墙,这不仅是住的改换,也是心灵的变化。

 

       幼儿时,我的心是开的,纯真地欢迎每个人进入我的心房。儿童时,我的心是半开的,要进来的人随时可以进来,我从不加阻拦。少年时,我的心外筑起高高的墙,但是在墙里仍有我可爱的院子,虽然阳光少些,我依然可以在其中玩耍。青年时,我心里的小院子也被剥夺了,而不得不从“小洞”看每位来访者。

 

       现在,我到达这个世界上最热闹、最繁华、也最进步的城市,我的心却像放在一个小小的密封的盒子里,虽然别人夺不走,我却也见不到和煦的阳光,吸不到新鲜的空气了。

 

       我多么希望能回到儿时的那片田园,让千顷的稻浪,作我的心墙;让人们在我的心墙里收割,把我的心墙当作他们的食粮。

 

       我多么希望再拥有儿时的天空,那是一个又宽又大的天空,不为浓烟所遮蔽,不被高楼所侵夺。

 

       我多么希望再有儿时的田埂,它虽然又窄又小,但四通八达,每个孩子都能通过它,进入我的家。

 

       如果我不能再拥有那么开阔的心墙,也请赐我一个七里香的树墙吧!让我的花香飘逸四方,让小朋友们随意穿梭,因为我实在不喜欢那些只会隔离人与人的“钢筋水泥的围墙”。

 




刘墉:不要在心里砌墙,要种上花(转载) - 2009yiyishenghui - 2009熠熠生辉




 

       文章选自作家刘墉的《心墙》。


      小时候,我们的院子没有墙、心也是全开的,纯真地欢迎每个人都能走进心来,做自己的朋友。而现在,我们生活在各种围墙里,有水泥石块砌成的高楼大厦,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成了摩登时代里机器的零部件,只管各司其职,无需沟通交流;有资历辈分语言等砌成的隐形的围墙,一堵堵拨地而起,更加阻挡了进入心灵世界的可能。


  我们在自己心灵的外面筑起了一道墙,每一天,我们都在为这堵墙不停地添砖加瓦。我们将心放在墙内,殊不知,在获得一些安全感的同时,失去了多少能够看到墙外美丽风景的机会。


  一道心墙,堵住了别人也挡住了自己,试着将心墙打开。如果有,也就让心有个七里香的树墙,芳香四溢,却也不会影响别人走进来、自己走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