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9熠熠生辉

选择最淡的心事,诠释坎坷的人生

 
 
 

日志

 
 

白落梅:光阴的故事(转载)  

2016-08-23 21:14:14|  分类: 枕书而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落梅:光阴的故事(转载) - 2009yiyishenghui - 2009熠熠生辉











    晨雨初过,窗外明净如洗,暮春绿意深浓,恰似我那刚刚走过的年华。我惊叹时光可以如此从容,历人世沧海,四时更替,依旧安静清白,温柔有情。

   此刻光阴,好似词句中的模样。“春色撩人,爱花风如扇,柳烟成阵。”只是春日花事已尽,寻常岁月里,又有了莲荷的消息。人世风景悠悠,而我生来好似便与翠竹梅花结缘,一生心事交付,却又清淡如水,不落情爱。

    春雨煎茶,温润清澈茶水中亦只是深沉世味,却又闲静淡远。人事飘忽,烟火迷离,唯有一盏清茶陪我红尘经世,两无猜嫌,岁序静好。内心柔软之时,水色风影皆有诗情言语,小楼巷陌亦是含蓄婉转。

    人世间的修行,皆是自然简明,不留痕迹。况我落落姿态,不喜与人多生嫌隙,随缘喜乐。纵有执念,亦不过是对草木长情,于旧物多了几分痴心。尘世间,不过一个你,一个我,有缘则遇,无缘则散。

    一生好长,历经千百劫难,方可铅华洗尽,从容老去。一生亦好短,看罢千种风光,亦不过是简单的模样。世间情爱,在前世已注定,有些人是你今生灵魂的归依,纵是曾经擦肩,亦会远别重逢。有些人错过了,则是一生一世,此后暮雪千山,再不相见。

    我喜爱的茉莉,仿佛在夜静风闲时,悄然绽放。飘逸清雅的姿态,好似当年白衣胜雪的我。岁月无心,它给过许多美好,亦给了许多伤害。尘埃落定,我亦只想寻一个清淡的人,在安静的庭院里,一同倾听光阴的故事。

    愿做那秋水女子,用雨露清茶,洗去一身铅华,连悲喜亦是清澈明净。漫漫河山,历沧桑世态,流转变迁,还是初时模样,慈悲简约。它时而像一位儒雅的高士,旷达高远,又像一位绝色佳人,翩然飘逸。

    人生静美,赏过几度秋月春风,尝罢几次离合聚散,当是足矣。我亦有不舍,到底不能随了心性,怕辜负人世太多生灵,怎敢用情至深。莫若像草木山石一样,流经千年繁华,终是沉静洒脱,自然有情。

    后来,我在镜中看着自己慢慢老去,唯江南,依旧倾城国色,风华绝世。我把走过的风景,发生的故事,品过的世味,记于书卷,留给有缘的你。若你心累,只来书中歇息片刻,愿简约的文字,如雨后清风,拂去心间的愁烦,回归初时的宁静。

    倘若有一天,我远离浮世,去往深山空谷,择水而居,竹篱木屋,便再也不回来了。那时,你亦不必寻我,只将我遗忘,删除在昨天的记忆里,不留痕迹。从此,没有相遇,亦不再重逢。

    草木皆禅

    禅是什么?是僧客烹火煮茶,是樵夫云崖伐薪,是凡妇林泉浣纱,是老翁江雪独钓,是黄童放牧白云。是时光里的一朝一夕,是凡世中的一草一木,是山河间的一水一尘。

    总有人说,为何你的字句省去纷繁的故事,冷暖的人情,唯留简洁的草木,素雅的山水。其实,万物众生皆可生情,荣枯生死皆有定数。世事原本朴素干净,皆因人心飘忽多变,而有了争执和烦恼。

    每个人生下来,皆携带一本因果簿子。你此生所做之事,无论善恶,记录其间,留待有一天离尘而去,亦伴随左右。前世的因,为今生的果,今世的因,亦为来生的果。看似寻常的人生,却隐藏了许多禅机。

   “人问:一心修道,过去业障得消灭否?师曰:不见性人未得消灭,若见性人如日照霜雪。又见性人犹如积草等须弥山,只用一星之火。业障如草,智慧似火。”红尘处处皆道场,岁月若菩提,用一世的光阴修行,则明心见性,慈悲喜乐。

    古往今来,修佛悟道之人,皆融于山水自然。看似远离尘世,不染人间烟火,却入了情境,万物生灵。到后来,一言一行,一茶一饭,皆见禅理。

    唐人王维的诗,清新空灵,参透禅意。“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于他的诗中,一切草木寂静无为,蕴藏禅机。他抛散浮名,卧隐南山,无论入世还是出世,皆存禅心。

    草木有灵,通了佛性,便行走于人间,生出爱怨情恨之事。或许每个人的前生,都是一种植物,或浓郁,或简淡;或尊贵,或清贫;或典雅,或平庸。今世投生于富贵侯门,或转世于百姓人家,荣华与清苦,皆看造化。

    我则有幸,落于江南烟水村落,药草寒门。小小年岁,长伴草木山石,养了慈悲性情。赏花于黛瓦庭院,听雨在寂寞楼台,踏月于荷塘小径。白日随了父亲上山伐薪采药,夜幕陪伴母亲窗下挑灯绣花。庭前一树白梨花,开开落落,似那寻常光年,清静温柔。

    父亲济世救人,不论贫富贵贱,官绅百姓,路程远近,皆一视同仁。母亲菩萨心肠,对过路乞儿,孤寡老者,穷病之家,皆尽其所能给予施舍。自幼受双亲教导,心存善念,悲悯众生,种下善因。

    存草木心性,含山水情怀,而我们,就是在细碎的生活中,点滴的光阴里,不经意地修禅。一个人,从最好的年华,走到白发苍颜,看着自己日日缓慢地老去,需要多少勇气和决心。虽说沧海不过一瞬,但回首的刹那,谁可以真正地波澜不惊。

    我是简单的,每日煮茶听琴,焚香读经,栽花修草。已然忘记过往也曾风雨飘摇,为了生存如蝼蚁那般卑微的活着。佛说,历千百劫难,方知得失随缘,平淡是真。我愿做滔滔浊世里的清波,心性明澈,安静无声。

    许多时候,一个人,就那么静坐着。往事如画,映入眼帘,一幕幕情景,仿若在不远的昨天。最怕流年匆匆,多少良辰美景,到底被自己虚度。剩下一些回忆,在微风细雨的日子,独自寂寥地怀想。

    佛说,红颜白骨皆是虚妄,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草木参禅,亦知世间情意,虽荣枯不由主,爱憎却由心。人亦如此,年华易逝,聚散有定,唯有心,在风尘中愈发洁净。

    窗外细雨微风,秋味深浓,草木皆有凋零之意,唯几盆阔别已久的淡菊,悄然绽放。素瓣凝香,孤标傲世,有种阅历沧桑的淡远风骨。当年那位修篱种菊的诗人,仿佛依旧隐于南山,只是云深雾浓,觅不见其踪影。

    天地大美,万物通灵。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文人墨客皆放弃权贵,隐逸山林,归去田园,溪云做伴,鸟雀为朋。几番红尘游历,遍尝冷暖离合,方知岁月荏苒,平淡是真。

    心中所愿,有生之年于山水灵逸之地,修筑落梅山庄。那时间,漫山的梅花,竞相绽放,不求闻达,不问世情。而我每日,只需坐于庭院,闲事花草,烹煮清茗,漫抚弦琴,倦读经书。匆匆百年,转瞬而过,纵是秋水苍颜,竟也无了怨悔。

    活到一定境界的人,早已无谓得失,更无惧流言。人世百年,稍纵即逝,待你功贵于身之时,却发觉青春被光阴已经抛得太远。草木枯萎凋零,尚有春暖花开可期,而人之年华老去,再无重来之日。那时间,便知名利荣华,只是云烟过眼。

    人生在世,终究有责任和使命,太过闲逸的生活,未免有些意兴阑珊。把生命中所遇到的一切,只作是修行的必经之路,起落沉浮,亦属寻常的人事。待风烟俱净,戏剧落幕,那些扮演过各种角色的人,谁还能一尘不染?

    眺望山河,一如当年,端雅温柔,壮阔无际。季节更迭,荣枯有序,那样庄严真实,无须说盟说誓,万千姿态,终是悠远清明。

    世间忧患和烦恼,多于喜乐。看到镜中新生几根醒目的白发,不免心生惶恐,那清澈明净的容颜,竟一去不复返。所能做的,只是让心永远洁净如水,不受惊扰。既是争不过时光,莫若委身成尘,斜阳阡陌,依旧有值得期待的风景。

    走过了半世,我终简净朴素,依旧清淡安宁,像不曾有故事发生。窗台的草木,亦是如此,经历春秋冬夏,始终清新翠绿。我静坐庭院花下,焚一炉香,听一首古曲,平静清好。

    有时候,无须长跪佛前,无须诵经参拜,静坐冥思,亦是禅定。草木更具灵性慧根,寄身红尘,不问悲喜,不嗔不怒,洁身自好。世间万物,无所不好,纵然有一些美丽的错过,幸福的缺失,也终从容。

    时光湛湛,它喧嚣时纷呈飞扬,安静时若秋水长天。人生若清风白云,看似闲逸自在,转瞬却无了踪影。

    日长人静,小巷轻烟,多少往来人事,就这么匆匆过去了,湮没在山回溪转的尘世中。不见了,不见了……






白落梅:光阴的故事(转载) - 2009yiyishenghui - 2009熠熠生辉








 
    穿过烟雨

    乌衣巷的那扇木门

    还是从前的模样

    湿润的青石板路

    分明有着过客行走的印记

    却在流淌的光阴里

    将经年的故事

    从有过到无

 

    木楼上

    有人倚着栏杆

    看一只南飞的燕子

    纵是远赴征程万里

    也会回到古旧的屋檐

    栖息在简朴的巢穴

    跟老去的主人

    讲述当年衔泥筑梦的往事

 

    谁家的墙院

    爬满了清凉的绿藤

    带着对凡尘的不舍

    缓慢地经历人世的荣枯

    青砖黛瓦的缝隙里

    长满了苔藓的记忆

    在多雨的南方

    静守一段苍绿的岁月

    这样的别无所求

 

    流水的门前

    渐瘦的影子从雨巷中走出

    匆匆赶往红尘的渡口

    青石的河岸

    一叶小舟划过了昨天

    摇桨的艄公

    回忆一段同船共渡的缘份

    一位来自他乡的远客问

    梦里思量遍

    不解有缘无

 

    桥的对岸

    是另一段旧梦无边

    沧桑的戏台

    褪去了戏子的妆颜

    曾经粉墨登场的青衣

    唱过了大江南北

    又唱断了悲欢人生

    如今住在寻常的人家小院

    过着平淡的流年

 

    老树下

    一座荒废的古庙

    是谁的菩提道场

    落满尘埃的钟鼓

    敲不醒莲台的寂寞

    尝风饮雨的旧院里

    还有一个不知年岁的老僧

    和一口装满落叶的枯井

    静看尘世的云烟过眼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